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yqmyxabcde的博客

人为浮云死,鸟为迷路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圆头圆脑的我 一个自以为是的我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我 一个有良知却无能为力的我 一个充满幻想却老是失望的我 一个微缩景观的我 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第四章-----妈妈改嫁  

2012-05-11 19:40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第四章-----妈妈改嫁

到我该上学的年龄。早晨,妈妈给我烧了一个计性火烧饼,亲自送我到学校,看好我的座位,把小凳子放得是一点都不晃悠,把上面的尘土用袖子抹了一回又一回,还嫌不干净,爬下身子,伸出舌头,就像舔锅盖一样,把个小凳子舔了一个来回,周围的小朋友都看的瞪出了绿眼睛,那时,我都看见小凳子的上面银光闪闪,简直可以与我家的破玻璃镜子相比美。妈妈临回家时再三嘱咐:“一定要好好学习,为妈妈和你死去的爹爹争光夺气,别再让那些圆嘴们笑话,欺负!别小看这个楞楞凹凹的小凳,你哥上学的时候坐得就是它,每次考100分靠得就是它的运气。我相信你坐上它,一定会走出一片崭新的天地。你爹看到你的‘红本本’定会高兴地托梦给我、给你,……”妈妈一提到爹爹,泪水不由自主的就扑啦啦直往下掉。

我深深地记住了妈妈的话。可不知为什么,在我上五年级的时候,妈妈坚决要改嫁,是我和哥惹妈妈生气了吗?是我的成绩惹怒了妈妈的心坎吗?这不可能,因为我们的成绩一直是班里的“二不愣”。妈妈的“三稳政策”我们可是不敢越“雷池”一步,就怕给泪水多多的妈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烦恼。

就是有一回,妈妈去干活,我做饭,吃饭时妈妈给了我一个“非常响亮”的耳光,想在想起来耳朵都嗡嗡大响。

妈妈气得一下把碗摔到我面前,“当”的一声脆响,比耳光的响声高“一百倍”,厉声怒吼:“你饭里搁什么了?想把我们磕死呀?受了外面的‘狗’气,回到家也没有半点的安宁。多大的人啦,连个好饭也做不了?”妈妈,做饭的我只有八岁呀!

“我什么也没搁呀!”我哭着、坚定地踢了一脚破碗的碎块说。

妈妈没再说话,呆呆地坐在煤油灯下,眼里的泪水又是哗哗地直流。

我感觉在妈妈的心里有好多好多的心事憋在肚子里,不想跟我们说。

就说二舅吧,爹死后的第三天,他圪僦在柴火边,脸扳的青青,腿弯的沉沉,特别郑重地声明:“好妹子,你看哥的家也大——三男二女,哥呢?无能没出息,受苦不是块好料,卖嘴不是个油瓶。你嫂子呢?瘦弱的身体能一口气吹上天。自己的日子过得紧到裤腰带,无力照顾你们一家老小。以后咱们就各管各吧!”

这话妈妈深埋在心里,就像一块巨石的“安睡”,一次失口才说出,说出来了却很后悔,忙安慰我们:“你二舅挺好的,经常给咱家送米送菜,那回可能是喝得酒多了。”

其实我们都知道,爹死后他再也没蹬过我们这破破烂烂的家们,即使路过的时候,正眼也不回头。有一次,邻居告诉妈妈说:“你兄弟在外面卖豆腐。”妈妈高兴的就抓出来家里仅有的二斤白面,专等二舅的脚步声。左等右等,高兴的跑了出去,回来却一脸的灰尘。二舅看见妈妈吓得直往前面跑,比兔子看见狼都快。

妈妈呀!你有什么话怎就不告诉我们呢?这是为什么?我和哥可是非常听话的孩子呀!

第二天早晨,妈妈急的给我陪不是:“小洁,昨天晚上妈妈错把渗麦子当食盐搁了!还打了你,妈妈不好,不是好妈妈!”

这件事不会给妈妈留下伤疤吧!况且是妈妈的过失呀!我们有那些过错呢?事后才知道,妈妈拼死拼活地干上一天,队里的大人们才给评上5分,比她差一大截的人家是8分,那天的结果就是这样。领导在后面提议是看死去的爹爹的“面子”。如果不看“面子”,妈妈的干活可能就是破桶盛水——劳而无功。

妈妈走了,一个人孤淋淋地走了,天上没一朵的云彩,地上无一丝的鸟鸣。

是什么让妈妈离我们而去呢?是街头的闲言碎语,是亲情的冷酷无音,是生活的曲折艰辛,还是我们的学习不用功?不明白呀不明白!

倒是奇怪,妈妈每个礼拜六早早的回来,先给哥烤饼子(那时哥正上高中,怕哥饿,每个礼拜都带干粮),再洗我俩的衣服,每个礼拜如此,风雨无阻。

记得有一回,天下大雪,妈妈到家的时候磕得鼻青脸肿,浑身白雪素裹,偶尔还有几大溜红色的血迹“慰问”她的脸颊,血迹歪歪扭扭,一道又一横,就像妈妈在雪地里贴上的“白色脚印”。妈妈还埋怨老天爷,“讨厌的雪,不知日子,偏偏这个时候下,一下就是一尺厚,”身上的雪顾不的扫,舀水和面。

我看见妈妈的双手肿得老高,大母指费力地弯曲,握擀面杖时擀面杖摆了两下,差点掉到地上。妈妈又埋怨:“今天遇见鬼了,擀面杖都不听使唤。”

事后我们才知道,大雪里,妈妈看不稳脚下,一个滑溜,摔倒在渠沟里,脸也被凸起的烂树枝划破。妈妈呀!你为什么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们?我们也能为你分担一点的忧愁,虽然我们还小。

我们家还有一怪事:破旧的泥瓦房也整修一新。妈妈说:“看看这破房子,外面雨停了,里边还在下小雨,叮了当郎,声音倒是好听,像驼铃叮咚。”

我俩都笑了,哥说:“妈,你那来的文彩?”

“跟你们学的吗?妈妈也爱上学,刚解放的时候,妈妈天天去夜校,你娘娘恼了(方言,奶奶叫娘娘),”妈妈学着娘娘的声音,嘴一歪一歪说:“不学生儿子,学看什么破书,多大了!还想成龙变虎?我半字不识一撇,第一个就是儿子,胖嘟嘟的,八斤重呢!夜校上不成了,是一生的遗憾呀!我是没活跟你们比呀!这不,房子换了一根中梁,新瓦新泥皮,我们一家可以睡安稳觉了!你俩就好好学习吧!”

“妈,你老是这句话,”哥说。

妈妈点了一下我俩的头说:“得天天给你们念经!”。

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,妈妈回来啦!

我很高兴,以后不用再过那流儿流七的生活了(妈妈走后,我俩被寄养到二叔家)。

这时,哥哥高中毕业,回村当了个记工员。1977年回复高考,妈妈苦劝哥哥参加,哥哥泪水哗哗地流说:“妈妈,这个家我能走吗?我长大了!你看我的胳膊、腿,都是中年人的雄壮,我要用雄壮的志气保护你和妹妹,使你们不再受他人的欺凌与歧视;我不想看到妈妈的流离,我不想看到妹妹的相思。你已五十多岁了,你生我是我的缘份,你养我是我的福份。妹妹上学我来供,我不会埋怨你,过去的曲折磨难让它见鬼去吧!我怎能走呢?”

论哥哥的才学,听他的同学说,班里数一数二。闲下的时候他给县广播站写写稿件,精装的笔记本得了不少,为了我们这个家,他把梦想撒到天边。

我的梦想虽有磕磕碰碰,也算比较顺利,一路欢歌,我也上了哥哥就读过的高中。有些老师教过哥哥,问起他的近况都替他惋惜。高中的最后一年,我的同桌换了一个人,我也坠入情网。

预知后事如何,下章精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